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门影视

七年一场影视梦 北京文明剧中人散去

时间:2020-05-02 03:32:51  来源:本站  作者:

  4月29日晚间□□□,北京文化旗下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伙伴),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名义,向证监会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与公司副总裁张玉龙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随后□□□□,北京文化回应表示: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娄晓曦已于2020年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目前此案正在侦查过程中。公司对娄晓曦上述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界面新闻记者多方联系北京文化方面相关人士□□,但公司方面人士并未就此次举报时间进行详细说明□□□,仅表示:“此次举报事件公司已第一时间关注到”。此次举报方,微博认证为“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账号并未回应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要求。

  4月29日□□□□,深交所就此对北京文化下发关注函,要求北京文化就举报内容进行自查,并说明相关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北京文化将在5月11日前将有关材料报送深交所。

  同日晚间,北京文化宣布,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转让□□□□,转让对价4800万元。这与5年前13.5亿元的收购价相去甚远。

  从2013年启动向影视娱乐业转型,2015年打造出宋歌负责电影板块、夏陈安侧重于综艺板块、娄晓曦团队侧重于电视剧发展的格局,到2017年夏陈安的离开,如今的娄晓曦与宋歌反目□□,短短几年时间,北京文化剧中人悉数散场□□,只剩下宋歌的电影独角戏。

  4月30日,北京文化直接跌停开盘,股价报6.92元/股,卖单超35万手,创下公司近六年来历史新低。

  娄晓曦曾任上市公司北京文化副董事长□□,现持有其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藏100%股权□□□□,是第四大股东新疆嘉梦执行事务合伙人,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

  在4月29日晚爆出的举报中,他列出了北京文化及其董事长宋歌等高管的四大罪状:

  一、公司通过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星河”)投资电视剧项目《横店故事》的方式,从公司划转出资金2400万元,并通过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伙伴”)及其合作公司将该2400万元以收入的形式转回到浙江星河。

  二、公司存在利用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舟山嘉文”)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并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三、公司相关人员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在2016年至2017年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通过《球状闪电》和《拼图》项目,完成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摩天轮”)业绩的情形。

  北京文化成立于1997年□□□□,1998年上市,2013开始,北京文化通过收购转型为电影、影视剧等文化传媒集团。2015年□□□□,北京文化通过增发,以13.5亿元收购此次举报方世纪伙伴,北京文化对于世纪伙伴的定位是“公司电视剧网剧业务主要由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开展”。

  世纪伙伴由此次举报人娄晓曦在2006年创建,2013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辉煌时,严歌苓为世纪伙伴文学顾问提供版权支持及内容把控,著名导演张黎为公司影视制作总监,边晓军为电视剧制作总监负责电视剧投资制作。

  在此次公开举报之前,2019年年中,曾有市场消息指出娄晓曦与北京文化之间发生纠纷□□□□,但并未得到证实。2019年8月,娄晓曦向北京文化提交书面辞职报告,辞去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仍担任公司子公司世纪伙伴董事长、经理职务。

  此时□□,娄晓曦给出的辞职理由为“因工作调整”。随着举报事件的爆发□□□□,真相并非如此。从北京文化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外界或许可以发现矛盾的一二端倪。

  2019年,北京文化手握爆款电影《流浪地球》□□□,但年报披露公司巨额亏损23.06亿元,对于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1943.12%,北京文化表示,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的业绩下滑。

  2019年□□□□,北京文化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达22.47亿元,这是公司手握爆款却全年巨亏的主要原因。公司方面表示,2019年□□,世纪伙伴原管理团队流失,导致核心竞争优势缺失,并且业绩下滑严重,短期内业务难有很大改观。因此□□□□,对世纪伙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34亿元。

  北京文化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世纪伙伴商誉问题时,表示“鉴于该资产组的核心管理团队未正常履职□□,核心创作团队已全部流失,现阶段除已摄制完成影视剧外没有其他新影视剧的摄制计划,导致现有存货销售完成后,该资产组将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2013年以前的北京文化,原有业务以旅游景区和酒店为主营。2013年后,公司通过收购逐步发展为电影、影视剧、艺人经纪等文化传媒集团。2015年,宋歌开始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至今。

  时光回到2015年,北京文化定增收购世纪伙伴,剑指电视剧网剧业务,同样是在这一年7月□□□,曾任浙江卫视总监,打造出《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的夏陈安加盟北京文化□□,担任总裁一职,在当时,夏陈安曾提出“打造北京文化热力磁场,将优秀的综艺IP在磁场中变成泛娱乐产业链条的一端”。

  从此时的团队构建上可以看出,宋歌负责电影板块、夏陈安侧重于综艺板块、娄晓曦团队侧重于电视剧发展。

  五年时间过去,三大板块环绕的北京文化□□□□,留给市场的主要印象,仅剩下其连续打造爆款电影。

  2017年,夏陈安宣布离开北京文化□□□□,理由是“基于个人事业发展的考量”□□□□,这在被看作是当时北京文化人事上最大震荡。此时的市场分析认为,夏陈安在加盟北京文化后,虽然推出了《极限挑战第二季》、《跨界歌王》等项目,但上述节目均为小份额跟投,并没有夏陈安的施展空间。

  夏陈安离开北京文化后□□,与四川传媒学院组建国内首个综艺影视学院□□□,自任四川传媒学院名誉院长。

  从财报数据来看□□,2015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3.49亿元□□,实现净利润2122.46万元□□□□,其中,旅游、酒店服务占营收比43.98%□□□□,影视及经济占营收比重的56.02%。

  2016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9.266亿元□□,净利润达5.22亿元,在这一年的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均占一定篇幅。综艺《极限挑战》在这一年为公司贡献了5138万元营收,超过《我不是潘金莲》的5113.8万元。2016年,影视及经纪业务占比公司营收86.69%□□,全面碾压旅游、酒店服务。

  2017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13.21亿元,实现净利润3.1亿元,这一年,北京文化推出了《战狼2》□□,此部电影为公司贡献3亿营收。电视剧作品《狄仁杰秋官课院》 贡献8490.57亿元营收。2017年□□,综艺不再为北京文化贡献主要业绩收入。

  2018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12.05亿元□□□□,净利润3.26亿元。这一年,《我不是药神》贡献2.55亿元营收□□□□,《倩女幽魂》贡献3.59亿元营收,电视剧《大宋宫词》贡献1.02亿元营收。

  2019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8.55亿元□□□□,净利润-23.05亿元,《流浪地球》为公司贡献6.32亿元营收。在这一年,电视剧项目不再出现在公司主营业务分析之中。

  2020年,北京文化手中握有的重磅项目为斥资30亿元打造的《封神三部曲》,首部原定于今年暑假上映□□,受疫情影响□□,该电影或将推迟至今年下半年上映。这一项目由乌尔善执导、宋歌担任出品人□□,是华语电影中首次采取三部连拍模式进行制作的系列电影。

  如今,摆在北京文化面前的,除了原合作伙伴的举报纷争,还有着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是国资还是险资的局面。

  今年3月14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华力控股通过信托计划持有的公司股份因信托计划期限届满,被信托资金方实施变现处置,通过证券交易所以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402.9万股。

  此次被动减持后□□□□,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由华力控股变更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华力控股在2011年通过定增持股北京文化□□,2019年1月开始,华力控股持有的北京文化股份开始被司法冻结。富德人寿保险从2014年开始认购北京文化股份,持股比例一度高达20.38%。

  而在2月份□□,华力控股拟向北京市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转让其直接持有的北京文化1.085亿股股份,即上述减持完成后□□□,华力控股将清仓。

  北京文科投资控股股东为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北京市政府授权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因此此次股份转让□□□,仍然需要获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批准。

  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北京文化1.12亿股□□□,持股比例15.60%;华力控股持有公司1.085亿股□□□,持股比例15.16%□□□,但处于100%冻结状态。

  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6.44%,第四大股东新疆嘉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公司5.31%股份。两家机构共同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权。

  根据天眼查数据,此次举报人娄晓曦持有西藏金宝藏100%股权□□□,同时娄晓曦为新疆嘉梦执行事务合作人,为公司最终受益人,并疑似新疆嘉梦实际控制人。

  根据天眼查数据,世纪伙伴在2020年1月2日,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两次强制执行,此外,裁判文书网上输入“娄晓曦”,其在2019年4月曾作为原审被告卷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